当前位置:武汉大新机电工程有限公司国学红楼梦中贾琏和王熙凤之间的关系为何会发生那么大的变化?
红楼梦中贾琏和王熙凤之间的关系为何会发生那么大的变化?
2022-11-12

王熙凤和贾琏,是《红楼梦》中最令人唏嘘的一对夫妻。趣历史小编给大家提供详细的相关内容。

贾琏见尤二姐只穿着大红的小袄,披散着直男喜欢的经典发型“长直黑”,满脸娇羞地看着自己,猛然觉得自己男友力满满,对尤二姐说:“人人都说我家里的夜叉婆王熙凤长得齐整,依我看,她给你提鞋都不要。”

从林黛玉眼中看起来,王熙凤是彩绣辉煌,恍如神妃仙子一样的人物,为何到了贾琏口中,却成了给尤二姐提鞋都不配的夜叉婆?

细看贾琏和王熙凤的婚姻,也曾经有过新婚夫妇的蜜里调油,贾琏奉命 护送林黛玉回扬州,王熙凤就觉得心中实在无趣,每到晚间就“屈指算行程该到何处”。周瑞家的送宫花,贾琏和凤姐忙里偷闲,大白天游龙戏凤,其恩爱美满可见一斑。

作为婚姻中的女人,王熙凤各方面都属上乘,但却有一个古代女子的大忌:悍妒。

古代讲究夫为妻纲,丈夫是妻妾的天,因此在贾家两府主子间,夫妻关系大多有“过于从夫”之病。比如邢夫人,她家的老爷贾赦一介老朽,偏要纳20啷当岁的鸳鸯为妾,邢夫人不但没有丝毫不满,还上蹿下跳,不惜得罪老祖宗贾母,也要排除万难促成姻缘。

又比如宁国府的尤氏,贾珍在家与尤氏的妹妹尤二姐、尤三姐关系暧昧,贾珍对儿媳秦可卿有不伦之情。在堂堂国公府内,父亲贾敬新丧之时,聚众在家赌博狂欢,尤氏非但不敢管一管,且连个不情愿的脸色都不敢露,“从夫”到毫无底线的程度。

其他贾府内的夫妻,贾母虽是人精,但却不是妒妇,大大小小给丈夫娶了5、6房妾室,王夫人面对贾政打宝玉,也只敢死哭死求,丝毫没有压倒丈夫的情况出现。从此可以看出,贾家一直还是遵循“以夫为天”的传统礼教的。

不过,凡事都有例外,在贾家“夫唱妇随”的大环境下,王熙凤和贾琏这对年轻夫妻十分另类,贾琏惧怕王熙凤到可笑的地步。

中国自古就有“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的世俗理论,男子娶到河东狮老婆,一种是因为丈夫太懦弱撑不起家,导致女人出头;一种是妻子有丈夫没有的资源,丈夫不得不低头;当然还有第三种情况:男人太宠爱妻子,惯出了毛病。

贾琏此人肯定不属于懦弱无骨的人,冷子兴曾评价贾琏是:于世路上好机变、言谈去的。荣国府上下近千人的大家族,外部事务大多都是贾琏在处理。当然贾琏宠妻也说得通,但完全达不到宠爱王熙凤到让她爬到自己头上的地步。

所以说,贾琏成为“妻管严”,最大的可能是,王熙凤有贾琏没有的才能或资源。

冷子兴介绍贾琏和王熙凤之间的关系称:“谁知自娶了他令夫人之后,到上下无一人不称颂他夫人的,琏爷到退了一射之地……竟是个男人万不及一的。”

按照冷子兴所说,王熙凤在才能上远远高过贾琏,因此贾琏才退了一射之地。但是在荣国府这样“一个富贵心,两支体面眼”的环境里,除了贾宝玉这样的情痴,其他想要一方臣服另一方,最可靠的是实际利益和势力的压迫,而非什么虚无的才能和欣赏。

那么王熙凤对贾琏有什么样的优势,让贾琏既恨她压迫自己,又不敢轻举妄动呢?其中有个原因颇为耐人寻味。

一、贾母、王夫人的长辈天团的压力。

荣国府说到底是一个宗族制的家族,辈分尊卑从高到底有着严格的规定,即便有才如王熙凤,在这样的家族立足,也是要适应这样的权力分配制度的。

而贾家荣国府,辈分最高的就是贾母,其次是邢夫人和王夫人,不过因为王夫人拥有管家权,实际上荣国府后宅的最高领导人即是贾母和王夫人。

贾母在朝廷中本身就有诰封,加上她的人脉非常强大,种种迹象显示,宫里的老太妃就是她背后最强有力的靠山,以至于她过生日,王爷公主都亲自前来贺寿。

可以说,贾家两府在第三代第四代享有的社会地位,很多都是靠着这位深宅里的贾母在支撑的,这样的身份,在荣国府是独一份,没人可以撼动。

王夫人作为家族的管理者,她的权力也是不可忽视,加之她是宫里元春的亲妈,而元春是贾家两府现在仰仗的新生力量,王夫人的地位自然不可忽视,并且王夫人背后还站着王家这样的靠山,因此王夫人在荣国府的权柄也是不可忽视的。

而王熙凤进入荣国府后,对这两人巴结奉承到了连贾琏小厮兴儿都不屑的地步。加之王夫人还是王熙凤的亲姑姑,这层关系,贾琏自然无法和凤姐争锋;

贾母、王夫人对王熙凤的维护,是贾琏忌惮她的一方面,但却不是主要原因。王熙凤牵制贾琏更重要的力量,还是来自她的娘家——金陵四大家族之一的王家。

二、王子腾对贾家的超越和依赖:贾琏对王家又恨又离不开。

其实说到底,贾琏和王熙凤的婚姻是一场利益联姻,这是他们婚姻的根本属性,而爱情是其附属品。

王熙凤是爱贾琏的,这是为何王熙凤和贾琏新婚时浓情蜜意的原因。但贾琏这个人天生花心,经常喜欢犯男人都会犯的错误,而王熙凤手中是有权柄的,依仗这个权柄,王熙凤在婚姻中对贾琏步步紧逼。

“凡丫头们二爷多看一眼,她有本事当着爷打个烂羊头。”

贾琏一开始对王熙凤也是有感情的,但后来慢慢变了味儿,越到后来,贾琏对王熙凤的好感慢慢变成了憎恨却又不敢跟她翻脸的讨好。贾琏恨不得休了王熙凤这件事,荣国府主子奴仆几乎无人不知。

贾琏趁着王熙凤生日坐席,偷偷和鲍二的媳妇云雨,鲍二家的直言:“多早晚你那阎王老婆死了就好了。”

从兴儿和鲍二家的反应中可知,贾琏对王熙凤恨之入骨,必欲除之而后快的心思大家都心知肚明。但贾琏虽然存了这样的心思,但在王熙凤面前还是讨好加笑脸,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贾王两家不可告人的特殊关系。

究竟贾琏为何对王熙凤背后的王家如此敢怒不敢言?难道堂堂国公府的荣国府,比不上区区王家?这其实牵扯到贾王两家的一桩秘密交易。

仔细查看贾家两府,虽然是国公府,但在贾政他们这一代很少有人当大官,反而王家王子腾却一路平步青云,扶摇直上。

同时,细察王子腾的官职,他是做过京营节度使的,而贾家祖上,贾蓉的太祖当年的官职恰恰是京营节度使一等神威将军。也就是说,贾家的官职,在贾政这一代却让王家的王子腾做了,这是为何?

贾家虽然自己子弟的官职不大,但贾政却能轻轻为贾雨村谋一个金陵知府的实职官位,这是非常奇怪的,原因就是皇帝对贾家限制权力的结果。

贾家自己不能做官,但却有安置官位的能力,在此情况下,贾家为王子腾安排了京营节度使,并且一步步帮助王子腾步步高升。

也就是说,王子腾能当官,是贾家将自己的官位让出去的结果。贾家让出去自己却没有了官职,为了约束王家,当初王夫人嫁给了贾政,之后王熙凤嫁给了贾琏。

经过王夫人结婚到王熙凤联姻,这段时间并不短,王家得到了官职,对贾家日益傲慢起来,王熙凤包括王夫人在荣国府日渐强势就是例证。

这也是为何鲍二家的上吊后,贾琏为了安抚鲍二娘家人,不仅私下让林之孝家的给了200两银子,又生恐事情有变,命人让王子腾派衙役帮着料理丧事。

且看贾琏让王子腾派衙役料理鲍二家的丧事,表面是帮鲍家的忙,实际是震慑鲍二家别再生事。

但细想贾琏此番操作,贾家身为国公之家,为何要找王子腾帮忙,这里大有深意,实际是王子腾当了贾家的官的缘故。

其次,贾琏在此处直呼王子腾姓名,这是很反常的。

在荣国府这样的贵族人家,尤氏也说,最讲究虚礼虚面的。王熙凤让丫环林红玉办事,里面掺搅着四五家子的事,小红这个奶奶那个奶奶,前后说了14个“奶奶”,宁肯拗口也不直呼姓名,何以到了贵公子贾琏口里,却直呼其名“王子腾”?

要知道,从王熙凤那论,王子腾是贾琏老丈人的兄弟,其实和老泰山也差不多了。在王家,贾琏和王熙凤要喊王子腾叔叔的,但你看贾琏对叔叔贾政敢叫名字吗?从来没有,哪怕贾政不在场,他也从未叫过,叫了等同于大逆不道。

但对王子腾他就是这样直呼其名了,为何,这正是因为他对王子腾当了贾家的官却日渐在贾家人面前充老大不满的表现。更是对王熙凤在自己面前悍妇表现的不满。